什么样的收藏理念是经久不衰的规律?名人!名人!还是名人!要有名到什么程度?最好像白居易那样“妇孺皆知”。从投资角度讲,艺术界的名人,永远是硬道理。

□ 詹皓︱文

我家附近开了个苏帮饭店,菜价不便宜,装修得还很简单,不过墙上却挂了几幅古画的印刷品,凑近一看,全是唐寅的作品,和苏州汤包、红汤面之类的价目表并排挂着,苏帮饭店真有文化,挂幅画也是唐寅的级别。

为什么一家普通饭店挂书画要挂唐寅?我猜大抵是因为唐寅属于明代苏州的吴门画派。可吴门画派名家多了,为什么偏挂唐寅?只因他名气大,三笑妇孺皆知,挂个沈周恐怕就没多少人知道了。忽然想到收藏界,什么样的收藏理念是经久不衰的规律?同样是名人!名人!还是名人!要有名到什么程度?最好像白居易那样“妇孺皆知”。从投资角度讲,艺术界的名人,永远是硬道理。

民国书法:名气比字好更重要

在民国书法领域里,胡适的字,比当今的所有大学校长都好太多,但在民国那一辈里,并不算很好,看上去中规中矩,甚至不乏拘谨,那一捺,永远捺得很长,但又算不得潇洒。

可人家胡适的字已经最高拍到几百万元。匡时老总董国强(微博)两年前以百万元高价拍回胡适写“中年心绪”那幅字后,复制了好多张,他说,让每个员工在办公室墙上都挂一幅。

胡适在民国文人里,书法水平虽然一般,但知名度绝对排前列。他既是政治名人,又是文化名人,教育名人,还是国际名人,综合分数高,所以书法价格高。

辛亥革命先驱于右任,在国民党内政治地位极高,担任过监察院院长,又是复旦大学等高校的创始人,同时,他的书法造诣在民国书法界数一数二,被誉为当代“草圣”。由于是跨界名人,市场价格也与胡适有得一拼。

民国书法目前价位最高的当属弘一法师。今年最高拍出了700多万元的个人新纪录,1993年,弘一法师作品刚刚上拍时就拍出了6万多元的价格,如今,这样的作品少说上百万元,今年,弘一法师已有多幅作品超过500万元。

笔者刚开始关注艺术品拍卖的2001年,弘一的一幅对联也就十万元左右,当时就觉得贵极了,可如今,只能望洋兴叹,同时心理阴暗地希望那些拍场上的弘一的字都是赝品。

在整个民国时代,弘一的字虽然很有特色,有人文色彩,但并不能说是最好的,但现在卖到了最贵的,最大的原因在于其知名度和传奇性。他留过洋,写过流行歌曲,引进过戏剧,后来还出家,成为高僧,关于弘一法师的文章多如牛毛,他用自己的一生做了一部行为艺术作品,能不著名吗?你在路上随便问路人,“你知道民国有哪些名人书法家吗?”弘一法师大概会进排前三。

而身份地位、历史贡献绝不亚于弘一,字也写得好得不得了的刘半农先生,人家还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先驱,第一个提倡白话文的,市场上对其书法价值却有所忽略,但是没办法,知名度决定价格。

在社会知晓度排名前列的民国名人,如孙中山、鲁迅、胡适、郭沫若等,也一定是市场最高价的缔造者。孙中山一幅“博爱”,几年前才十几万,如今飙升到了近百万。

老油画领域:名气为王

油画领域里,也是知名度决定价格。当今拍得最高的,无非是徐悲鸿、吴冠中、陈逸飞等几个。

随便街上问个大妈,徐悲鸿她肯定知道,但大妈感兴趣的,可能只是徐悲鸿同几个女人之间的传闻,对于陈逸飞,或许也是。而吴冠中呢,大妈可能不知道,但吴冠中先生不间断地炮轰社会现象,使得他的名气远远地走出了圈内。同样,陈丹青(微博)也是。而跟吴冠中、陈丹青同辈的其他艺术家多得是,但完全没有他们在市场上的叱咤风云。很多人至今还默默无闻,画价甚至不如一个美院学生。他们或许很有学术价值,美术史上的地位却难以显示,毕竟,美术史也不完全按照学术价值排名次。

中国现代美术四大奠基人里面,也是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的名气远大过颜文樑。为什么?

徐悲鸿不但有史诗般的巨作,更参与大量社会活动,与国家政治息息相关,他还担任美术界领导,因此牵连的人和事实在多不胜数。

刘海粟的人格魅力如同他的作品一般宏阔,他年轻时即胆敢开人体写生风气之先,这在当时社会是要冒坐牢风险的,他跟随蔡元培先生,开创了中国现代美术中西融合的新格局,他还十上黄山,并在晚年完成了这个文化行为艺术的壮举,获得世人的广泛关注。令世人关注的还有关于他的种种争议,有学术上的,有生活上的,无论真伪、实情如何,至少,在普通人的眼里,刘海粟远比其他美术大家来得“活生生”。

相比之下,林风眠在美术上的成就并不亚于徐悲鸿和刘海粟,但在世人心中的名气便低了不少。那是因为,林风眠先生一生追求“纯艺术”,同社会有所游离,这种游离是人生观和世界观上的,同时也让他虽然获得大量海外声誉,却在内地却属于“慢热”。

四大奠基人里面,名气最差的颜文樑先生虽然在美术上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不是美术圈的人基本不知道颜文樑。他一生为艺术为教育,勤勤恳恳,但没有过多的社会活动,不参与政治,没有突兀之举,人生坎坷程度也不如林风眠,没故事好讲,所以名气远低于其他三位,市场价位也非常残酷地反映了这一点。

民国老油画里,有一大批作品水准响当当的画家,但名气最响的却是潘玉良,其坎坷身世可以拍无数次影视剧,她的画虽然不见得比同辈女画家关紫兰、丘堤、唐蕴玉、方君璧、蔡威廉更好,但知名度大太多,画的价格自然也就高出很多。

在中国现代油画领域,常玉的价位远高于同辈甚至许多前辈,除了美术史上的独创性之外,他还有故事。他的一生大起大落,他在出国留学时,与徐悲鸿、林风眠同辈,他的艺术很早就得到欧洲美术界的认可,但他的画当时并没有畅销,而且他一辈子郁郁不得志,最后死在工作室里都没人知道。在他身后,由于他的作品从欧洲再转入台湾地区,然后获得了大肆炒作,甚至传出他曾与徐悲鸿是情敌的故事,然后演绎成“生前情敌,身后拍卖市场上仍争夺中国油画第一高价的位置”,如今,这位在中国内地油画教科书上“被遗忘”的画家常玉,居然拍出了中国油画的最高价,他的《五裸女》今春拍出1.07亿人民币!

当代艺术:与社会重大事件同步引围观

当代艺术领域里,也是社会活动家的名气远远高过一般艺术家。

蔡国强的每一部作品都同社会而且是社会重大事件或关注点发生关系。虽然使用的手段基本上都是烟火爆破,留下的痕迹都差不多,但他在长城上炸,在广岛炸,在纽约中央公园的9o11纪念活动上炸,在北京奥运会上炸,在钱塘潮边炸。这样,他的炸,就比我们在小区草地上炸,在路边上随便炸炸炸出了档次,炸出了文化意义,同时,也炸出了巨大的国际知名度。于是他炸,就是高尚的艺术,而我们炸,只能在环线以外自娱自乐。

刘小东的人物写生,成百上千的艺术家都在画,可人家刘小东画的都是重大题材,三峡移民、泰国妓女、海峡两岸军人、金城的底层人民,透着一股子人文关怀,还都有大导演后面跟着拍纪录片,能和别人一样吗?忻东旺也画底层人物,就不如刘小东名气响;赵晓东也画民工,虽然跟刘小东只差一个字,但画价差得很远。当然,还有画得差不多但卖得更差的。其中,有各种原因,但名气是最大原因。

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要卖得比别人高,只有走出名这一条路,要出名,就要出格,就要引起社会围观,要引起大众兴趣。但把握不好分寸的话,也会成为笑柄。

中国书画:能让普通人感知的才是硬道理

中国书画界,南张北溥,与张大千在艺术水准上并称的溥儒,故事性远比不上张大千,所以画价也差了老大一截。人家张大千从小就搞赝品,还生出不少关于赝品骗人的精彩故事,他的一生也是艳事不断,伴随着他的艺术生涯一同流传,他还搞敦煌取经之类大型文化行为艺术,引起社会关注和持续的影响力,让美术史不得不把位置留给他。他交游广阔,社会地位极高,百年来,大量高端人士以结识张大千为荣,他因此花出去的人力、精力、排场成本远高于同辈其他画家,画价当年就比别人高多了。

溥儒呢,他是皇室后裔,性格也乖张得很,当年地位与张大千并列,但经过时间长河的淘洗之后,能传播给后人尤其是对艺术一窍不通的普通人感知的东西,比如生活轶事、绯色传闻、名流往来等等,溥儒比张大千少许多,于是,画价也就差了许多。

当今书画界,画价最高的是范曾,人家交游成本远胜同辈,人生的故事性又高,还不时制造点社会热点引起争议,社会各界不把范曾挂嘴边上都不行,所以在当今书画家市场排名里目前数一数二。我们同时还看到了第二个第三个范曾正在冒出来。

画家同学:画价差百倍不稀奇

同为一个学校毕业,同属一个流派,水平差不多,画价却差许多,这是美术界常见现象。有一位油画家A君的名气如日中天,而他的美术学校同学B君,画得也不差,全国也获过大奖,可A君可以卖三四百万一张画,B君只能卖三四万元,这合理吗?合理。因为A君的画虽然是卖到几百万一幅,可人家成本高,有交际成本、排场成本、宣传成本、合作双赢成本等。

比如,同样印一本画册,可以印小点薄点纸张差点,花不了几万元就可以交待了;也可以印成超大开本豪华精装,可以请名家题签、作序、评论,海量印数然后各种通路发送发售。一本画册的成本就可以相差好几十万。

再说宣传成本。同样是办画展做宣传,你可以腆着脸东托西托找朋友,最后在报上发个豆腐块消息;也可以租豪华宾馆、高级酒店甚至在游轮上开大型发布会,可以请名人捧场,也可以通关系,找媒体做超大篇幅报道,拍电视专题片,黄金时间播出,做户外广告等等,这里面的成本差异上百万都很正常,还可能要送掉一些画。

还有合作双赢成本,最常见的合作成本发生在拍场上,为了创造高价成交纪录,你要事先做客户工作请他们来托盘,人家给你面子举了高价,你也得给予合理回报,至少得买一送一。还有大机构收藏作品,等于颁发荣誉勋章,没付出行吗?当然还有更多更玄妙的合作双赢,暂时无法深入探讨。

诸如此类的画家成本不绝如缕,两个画家同学,画价差百倍,悬殊自有道理。这就是“成本决定论”。你咽得下这口气,那就老老实实做个按“净资产”出售作品的画家,要是咽不下这口气,那就只有走出名这条路。

当代画家:成名有模式

当代画家要成名,基本上都有个成名模式。

要有人生故事。最好是受过什么巨大的苦楚,如精神疾病、异地流放、异国流浪、为爱自杀、朋友反目、夺人妻女之类。这些故事人人津津乐道,虽然负面但毕竟无关艺术宏旨,甚至有天降大任于斯人的传统心理,因此特别容易出名。

要存在争议,越大越好。只有矛盾争议吵架,才会引起关注,不要怕争吵,越吵,争吵双方越出名,老百姓不可能辨别争议中谁正确谁谬误,他只记住有两个人在吵架以及吵架双方的名字。因此,任何学术上的争议都是双赢的,话骂得再难听都无所谓。因此,今后谁在媒体上冲你发难,只要不足以把你送进监狱,都可看作是你的朋友,要请他吃饭,请他多多不吝发难。

要有行政职务,这是大款富豪们买艺术品时除名气之外最重要的依据。有了这些头衔,抬画价的时候,腰板硬了很多。

被大机构收藏。收藏机构级别越高越好,首选国际知名美术馆、博物馆,如果卢浮宫能收藏你的画,那不用问,肯定是超级名家。

参加慈善拍卖。这类拍卖与普通拍卖完全不同,大家心照不宣,主办者事先都做足了准备,不可能流拍,而且肯定拍得比正常价格高很多,否则画家不可能给作品。慈善拍卖拍得高,画家高兴,从此有了新的市场价格指数,而且容易宣传;主办者高兴,门面充得亮堂;慈善机构高兴,捐赠额高企好交差;受拍人也高兴,这样的作品送人,也有了“堂堂正正”的参考价。

要注意个展排场。个展就是检阅画家社会关系和人脉实力的重大时刻,要想尽办法邀请领导,级别越高,说明画家社会活动的本事越大;要尽量在高规格的展厅展出,在画廊展出和在美术馆展出对于提升画家名气来说,完全是两码事。

社会合作方的档次。画家不能老闷在画室里创作,要经常出去和社会互动。如给艺博会或主题公园做雕塑、跟国际奢侈品牌合作设计图案、为著名舞台剧设计舞美或提供作品等等。合作方档次越高,社会就越把这个画家与高端联系起来,画的价格自然也就往高处端了。

重大社会主题的介入。上述蔡国强的烟火,刘小东的画笔都是极好的例子,将自己的名字跟社会重大主题绑定在一起,普通人都记得你的名字,就是最大的成功。

要开宗立派,做领军人物。一个人的力量有限,要联合同类画家,成立画派、画会,集体的力量能成为一个美术现象,容易写进美术史。最好能成为一个画派的领军人物,至少名列前三,因为一般人能记住的画派人物最多只有三个。

能把上述功课都做好做足,想不出名也难,出了名,画的价格想平易近人也难啊。

 

 

http://collection.sina.com.cn/ystz/20120104/110951365.shtml